<output id="regpc"></output>

    <tr id="regpc"><code id="regpc"></code></tr>
    <output id="regpc"><track id="regpc"></track></output>
    <output id="regpc"><nobr id="regpc"><delect id="regpc"></delect></nobr></output>

    1. <ins id="regpc"><video id="regpc"><optgroup id="regpc"></optgroup></video></ins>
      沒落貴族華誼兄弟:5年虧掉73億,王忠軍、王忠磊股權全部被凍結
      2023-09-08 20:23:41    騰訊網

      《前任4》上映在即,華誼兄弟能否扭轉乾坤?

      作者 | 武麗娟

      編輯丨高巖


      【資料圖】

      來源 | 野馬財經

      姜文的《鬼子來了》,陳凱歌的《荊軻刺秦王》,馮小剛的《沒完沒了》,這幾部經典影片,想必很多人都有所了解。前2部影片不僅在口碑上贏得了認可,還獲得了國際大獎。而《沒完沒了》促成了華誼兄弟與馮小剛長達20年的合作關系。

      頭頂“中國影視娛樂第一股”的光環,華誼兄弟一直是資本市場的寵兒,也是國內影視產業知名巨頭之一。然而,自2018年業績暴雷至今,為了償還借款、支撐業務正常運作,實控人王忠軍、王忠磊一直在籌集資金。

      9月5日晚間,華誼兄弟披露了兩條公告:實控人王忠軍、王忠磊所持公司13.9%股份被100%司法凍結;因減持新規和股份凍結,兩實控人提前終止減持。

      連虧5年早已失血過多,如今實控人股權全部遭遇凍結,華誼兄弟還能否重現輝煌?

      實控人股權全部遭凍結,面臨平倉風險

      自4月份啟動減持,王忠軍、王忠磊對華誼兄弟的持股比例已經從年初的16.51%下降到13.9%。截至9月5日,兩兄弟所持全部股份均被凍結。

      華誼兄弟稱,本次股份凍結是因王忠軍和王忠磊個人事項所致,與上市公司不產生關聯。目前,各相關方正在積極協商和解方案,并將于簽署和解協議后,及時向法院申請解除凍結措施。并且本次股份被凍結事項不會導致上市公司實際控制權或第一大股東發生變更,對上市公司生產經營、公司治理等方面不會產生重大影響,不存在業績補償義務履行情況。

      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2023年8月27日發布的《證監會進一步規范股份減持行為》的規定,上市公司存在破發、破凈情形,或者最近三年未進行現金分紅、累計現金分紅金額低于最近三年年均凈利潤30%的,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不得通過二級市場減持本公司股份。

      根據華誼兄弟最新公告,王忠軍和王忠磊決定提前終止股份減持計劃,顯然也是因不符合減持新規的選則。

      事實上,近兩年來,兄弟二人已多次減持股份。

      據最近的一次減持公告,8月3日,王忠軍減持股份32.87萬股,占總股本為0.0118%。

      今年5月19日、5月26日、6月1日,王忠軍分別將其質押的合計3580萬股無限售流通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1.29%)轉讓給浙江稠州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6月28日,王忠磊將其質押的公司1370萬股無限售流通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0.49%)轉讓給稠州銀行。上述兩次轉讓均用于償還股票質押融資債務,降低質押風險。

      在此前的業績說明會上,曾有投資者提問:“王總什么時候停止減持公司股份?”華誼兄弟表示,公司實際控制人計劃減持部分股份,減持所得資金主要用于償還股票質押融資,降低質押風險,更好地保障控制權穩定性。

      去年7月8日,華誼兄弟公告稱王忠軍和王忠磊所持899.79萬股股份已被司法凍結。彼時,“王氏兄弟”累計質押數量已經高達5.22億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的96.57%,占總股本的18.82%,質押對象多為金融機構,如民生信托、長安信托、中融信托、中信建投等。

      8月11日公告顯示,王忠軍、王忠磊累計質押股份數量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數量比例為92.99%。

      根據此前華誼兄弟對交易所年報問詢函的回復,截至5月31日,公司實控人質押的股份預警線為2.90-1.83元,平倉線為2.41-1.58元。

      華誼兄弟股價已在5月-7月間多次觸及預警線,最近一次是8月23日報收2.89元/股。截至9月7日,報收3.07元/股,市值85億元。

      在半年報中,華誼兄弟也公告了存在一定平倉風險,實控人股票質押融資總額為5.61億元,主要用來償還債務,償還期限為一年。

      截至2023年6月30日,華誼兄弟的資產負債率攀升至73.71%,短期借款5.37億元,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8.22億元。但華誼兄弟的貨幣資金僅2.65億元,經營活動現金流凈額僅2518.26萬元。

      如今實控人股權悉數被凍結,減持又受限制,償債壓力可見一斑。

      香頌資本董事沈萌認為,減持新規發布后,對減持的要求提高,華誼兄弟實控人之所以減持恰恰是因為自己的流動性問題,所以被凍結后實控人或許很難能夠依靠自己的力量解凍,因此不排除出現控制權變化的風險。雖然距離預警線還有一個空間,但在當前的市場環境下,并不安全,如果企業業績表現沒有更好的改善、甚至是改善預期,都可能導致控制權變化。

      不過,華誼兄弟表示,王忠軍、王忠磊最近一年不存在主體和債項信用等級下調的情形,不存在通過非經營性資金占用、違規擔保等侵害上市公司利益的情形。最近一年,除王忠軍、王忠磊為公司申請銀行授信和其他融資事項無償提供擔保,王忠軍為影片聯合發行費用無償提供擔保,以及王忠磊向公司提供無息借款之外,王忠軍和王忠磊與公司未發生其他關聯交易。

      5年虧掉73億,近千億市值到巨輪沉沒

      華誼兄弟成立于1994年,由王忠軍、王忠磊兩兄弟共同創立。

      2009年,華誼與馮小剛緊密合作,迎來了巔峰時期,《唐山大地震》和《非誠勿擾2》的票房都超過了5億。

      也是在這一年,華誼兄弟成功登陸創業板,成為中國影視娛樂行業的領先企業,后來巔峰時期的市值接近千億。騰訊、阿里巴巴和平安都參與投資,總投資金額高達36億元。2015年,在福布斯華人富豪榜中,哥哥王忠軍位列第338位。

      作為影視傳媒領域龍頭公司,旗下有如黃曉明、鄧超、范冰冰等知名藝人,華誼兄弟業績原本一直不錯。營業收入從2009年的6.04億元,一路增長至2017年的39.46億元;扣非凈利潤亦從0.83億元上漲至1.31億元,當年歸屬凈利潤更是高達8.28億元。

      曾經的華誼兄弟,在資本市場上風光無限,但最近幾年,公司的業績卻持續處于虧損狀態。

      2018年,崔永元曝光了范冰冰的陰陽合同事件,給整個娛樂行業帶來了巨大打擊。

      2018年至2021年,華誼兄弟營業收入從38.14億元下降至13.99億元,凈利潤則一直處于虧損狀態,四年合計虧掉63.26億元。同期,公司經營活動產生的流量凈額雖然能夠基本保持為正,過去四年分別為5.82億元、0.9億元、2.46億元、2.34億元,但與每年因需要償還債務,導致的十億級籌資活動產生的現金凈流出相比,如此造血能力顯得杯水車薪。

      2022年,華誼兄弟的總營收只剩下4.02億,凈利潤為負9.93億,同比暴跌339%,5年來累計虧損達到73.19億元。

      除了影視行業大環境及疫情因素,華誼兄弟戰略失誤也是其走下坡路的原因之一。一是謀求多元發展,提出“去電影化”戰略。王忠軍曾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采訪時直言,前些年因為華誼兄弟的現金流好,所以盲目樂觀,將精力放在了投資上,覺得企業做大是靠投出來的。

      然而作為一家非專業投資公司,華誼兄弟投資業務帶來的收益并不穩定,如2019年、2020年,其投資收益即分別虧損2.56億元、3.33億元。2019年,對英雄互娛長期股權投資計提12.51億元減值準備,也正是華誼兄弟出現巨虧的重要原因之一。

      多元化發展導致了華誼兄弟在電影主業的失速。2017年實景娛樂業務貢獻營收2.58億元,占總營收比重不過6.56%;2019年,實景娛樂的營收已經下降至3468萬元,到了2022年更是只有1470萬元的全年收入。

      二是“明星資本化”,試圖與明星綁定。為了綁定明星,華誼兄弟在收購相關公司時,均給予了高溢價,進而產生了較高商譽。截至2014年末,公司商譽高達14.86億元,2016年末,這一數字攀高至35.7億元。

      高額的商譽猶如懸在華誼兄弟頭頂的達摩克里斯之劍,最終在2018年快速落下。當年,公司計提了9.73億元商譽減值準備,導致年度扣非凈利潤虧損達11.81億元;2019年,其商譽減值損失依舊高達5.98億元。

      除了遭遇金融機構的“追債”,華誼兄弟還訴訟纏身。截至8月30日最新公告,華誼兄弟作為原告及被告涉及的訴訟、仲裁案件累計共25宗,涉案金額合計29773.66萬元。其中,涉案金額最大的是華誼兄弟互娛(天津)與星河互動的創始人股東補償義務糾紛,涉案金額超一億元。

      華誼兄弟還有多少底牌?

      自2018年業績暴雷至今,為了償還借款、支撐業務正常運作,華誼兄弟及實控人王忠軍、王忠磊一直在籌集資金。這些年,從公司的優質資產,到個人的名畫豪宅,均被擺上了售貨架,王忠軍甚至一度表示,“為了公司安全,什么都可以賣掉”。

      王忠軍酷愛藝術及收藏,作為獨立藝術家,曾舉辦多次個人畫展。早在2019年8月亞布力論壇上,王忠軍就曾表示,自己一直在賣收藏的畫,以換取一些現金幫助解決公司流動性問題,并稱“嘉德的一場拍賣會上,有一半都是我的畫”。

      2020年6月,又傳出王忠軍以2.2億港元(約合人民幣2億元)出售香港中半山富匯豪庭豪宅的消息。

      疫情之下,受影響的不只是行業上游和終端,整個產業鏈均受到明顯波及。具體來看,不少此前從事影視制作、宣發等業務的公司也在謀求轉型,向如短劇、直播等領域拓展新業務。

      中部從業者轉型的同時,不少影視公司也在尋找新的突破口。如萬達電影(002739.SZ)跨界新茶飲,并表示將在劇本殺方面發力;唐德影視(300426.SZ)拓展全域平臺聯動競跑橫屏中短視頻賽道和抖快淘直播生態的布局,同時布局元宇宙,如虛擬人制作、NFT數字收藏業務等。

      5月23日,華誼兄弟也表示將與華勝天成(600410.SH)深度聯合,將基于華誼兄弟的影視創意基因和華勝天成領先的云計算技術,共同打造本土影視虛擬世界開發運營的第一品牌,官宣加入元宇宙賽道。

      知名經濟學家宋清輝表示,影視行業的發展模式存在較多的問題。一方面是行業發展較為粗放,很多行業相關標準尚未統一,給內容的品質帶來了影響,另外一方面是模式創新力度不夠,亟須進一步提升。未來,推動影視行業長遠發展,使其邁入追求質量、創新和效率的高質量發展階段,都離不開行業的全面變革和大力創新。

      只不過,如今華誼兄弟的經營狀況依舊萎靡不振。

      據2023半年報數據,華誼兄弟上半年實現營業收入為3.39億元,同比增長59.93%;歸母凈利潤虧損1.43億元,上年同期虧損1.92億元,虧損較上年同期有所收窄。其中,影視娛樂板塊實現主營業務收入3.29億元,較上年同期相比上升57.24%,該板塊占公司總營收比例為97.04%;品牌授權及實景娛樂板塊營業收入707.55萬元,較上年同期相比上升1400%。

      今年上半年,華誼兄弟參投、主控的電影一共只有5部,分別為馮小剛導演的網絡劇《回響》、《愛很美味》、《流浪地球2》(參投)、《搖滾藏獒:乘風破浪》、《灌籃高手》,這5部影視作品合計實現收入1.59億元,占營業收入的46.87%。雖然《流浪地球2》聯合出品方中有華誼兄弟的身影,但是能帶來的營收貢獻約0.1億元。

      因此,華誼兄弟上半年營收增長,主要是因為影片上映收入、影院票房收入增加所致,不過仍舊沒有脫離虧損狀態。

      不過,華誼兄弟缺席了今年火熱的暑期檔。根據國家電影局統計,截至8月31日19時,今年電影暑期檔(6月1日-8月31日)總票房超206億元,總觀影人次突破5.04億,總場次達3461萬場。票房超20億元的影片有4部?!断У乃贰豆伦⒁粩S》《八角籠中》《封神第一部》《長安三萬里》位列暑期檔票房前五名。影視行業強勢復蘇,推動相關上市公司業績增長。

      半年報顯示,下半年華誼兄弟有多部影視劇待上映。2023 年7月17日,由楊陽執導,周迅、劉奕君、鐘楚曦、林允主演的《不完美受害人》已于電視和網絡平臺同步上線;由華誼兄弟出品的都市愛情輕喜劇《前任4:英年早婚》將于2023年9月28日上映,該系列電影前三部合計票房23.23億元,其中《前任3:再見前任》,票房達19.41億元。

      下半年,不少名導名演也將助力華誼兄弟,有管虎導演的《狗陣》、陸川導演的《749局》、周星馳導演的《美人魚2》和馮小剛導演的《非誠勿擾3》,黃軒、柳巖主演的《來福大酒店》。觀眾是否買賬,還需拭目以待。

      艾媒咨詢CEO兼首席分析師張毅認為,華誼兄弟的主營業務這塊,現在應該還是迎來一個非常好的環境。影視環境轉暖,而且是迅速飆升,如果能夠抓住這個機會的話,也會有回升或者是轉型。但是目前從公司的經營狀況和企業資產的情況來看,還是需要做一些深度的改革和理清。

      華誼兄弟何時能夠迎來業績拐點?又該如何走出困境?歡迎在文末留言。

      關鍵詞:

      五月天色